尤文图斯vs马德里竞技次回合

社交賬號登錄

社交賬號登錄

0/34

上傳頭像

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,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

頭像

預覽

忘記密碼

設置新密碼

臺灣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第一天:登記、慶祝、反對、喜宴和思考

文化

臺灣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第一天:登記、慶祝、反對、喜宴和思考

陳莉雅2019-05-27 07:19:12

這條抗爭之路還沒完全結束,恰恰相反的是,這只是個起點。

2019 年 5 月 24 日,臺灣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第一天。

根據統計,這一天共有 526 對同性伴侶在當天完成了結婚登記,其中女同志 341 對、男同志 185 對,比先前預約登記的數量多出將近一倍左右。

兩年前的這一天,臺灣的”司法院”大法官針對同性婚姻是否違反當地憲法作出解釋:“現行《民法》不允許同性婚姻是違憲的。有關機關應于本解釋公布之日起 2 年內,完成相關法律之修正或制定。至于以何種形式達成婚姻自由之平等保護,屬立法形成之范圍。”此項解釋稱為“司法院釋字第 748 號解釋”。

早上八點十分,賴禾盈與呂宜玲來到臺北市信義區戶政事務所。這里距離臺北 101 只有不到 5 分鐘的路程。

如果是一般民眾,在進門以前就會察覺今天是個不太尋常的日子,門外停著 SNG 新聞轉播車,許多扛著大型攝影機的人,紛紛快步向前。

身著正式服裝的工作人員,在樓梯下方的臨時柜前忙活著,桌上放著 “媒體登記”與“新人報到”的立牌,以及一疊有張惠妹與知名同運人士祁家威簽名的結婚書約。這是留給所有新人紀念用的。

“結婚登記在二樓,如果新人的胸前名牌是黃色框的,請不要拍攝,他們不能亮相。”工作人員向媒體一一解釋。

這是由非營利組織 “婚姻平權大平臺” 所舉辦的記者會。他們安排 20 對同性伴侶在信義區戶政事務所進行登記,并于旁邊公園舉辦一場名為“幸福起跑線”的婚禮派對。

信義區戶政事務所開放同性婚姻登記(圖 / 婚姻平權大平臺)

賴禾盈和呂宜玲交往十年了。她們說剛在一起時,就決定要一輩子在一起,“但我們步驟很奇特,是先拍婚紗,再去注記,最后再結婚。反正就是能做什么,我們就去做什么。有點像是一撿到什么,就用什么。” (注:臺灣各地方政府自 2015 年 6 月起逐步開放 “同性伴侶注記”,法律效力與婚姻不同)

“我以為會等到 60 歲才能看到這一天。”40 歲的賴禾盈說。

賴禾盈的媽媽站在她們身旁,身著黑色旗袍,頭上與胸前別著一朵小紅花,不時地微笑,偶爾伸手幫賴禾盈調整彩虹領結。她說自己凌晨四點就從臺南坐高鐵北上,因為不想錯過女兒最重要的日子。

“特別覺得臺灣今天,很吉祥平安啦。因為政府做這個事情,讓臺灣今天的愛是真的愛,陽光下的喔,不是躲在角落里面的。” 賴爸爸接受媒體訪問時說道。

像賴家這樣一家人都現身參與的還是少數,更多的同性伴侶是由朋友陪同證婚,另外一些是還沒出柜就先結婚。就連呂宜玲的父母,也還沒完全接受她的同志身份。

同性伴侶準備在此之前已準備婚戒(圖 / 婚姻平權大平臺)

當 20 對同性伴侶全數抵達之后,工作人員開始說明記者會流程,并安排登記順序。幾位大眾所知的同性伴侶,例如作家陳雪與早餐人、插畫家厭世姬與編劇簡莉穎等人,被安排在最前面幾位登記。

二樓的辦事處,早已就被海內外的媒體擠得水泄不通。根據主辦方的統計,現場來了超過 150 位記者。一些純粹來辦事的民眾,被突如其來的人潮堵在入口。

信義區戶政事務所特別安排五個窗口專門處理同婚登記,這些窗口邊上放上彩虹旗立牌。一方面是為了方便媒體拍攝,另一方面是希望能快速消化人潮。

一般情況之下,結婚登記的流程非常快速,半小時就能搞定。接著,當事人就能拿到重新印制的身分證,上頭的配偶欄位會多出伴侶的名字。

當然,這不適用于今天。每一對同性伴侶登記完,都得接受媒體采訪,重述兩人出柜與戀愛故事。

同性伴侶登記在戶政事務所登記成功(圖 / 婚姻平權大平臺)

過了將近一個小時,輪到賴禾盈與呂宜玲登記。此時,臺北市民政局局藍世聰與祁家威到了現場。前者進行慰問,后者則是替一些新人當證婚人。

過去,祁家威總是身披彩虹旗出現在同志游行或示威抗議的場合,但這一天他專程穿上 “戰服” ——一套別著大小不一的彩虹泰迪熊的紅色西裝——據說,這些熊是和美國少數人群被迫害有關。

此外還有一支筆。

5 月 22 日,臺灣領導人蔡英文正式簽署同婚專法(正式名稱為“司法院釋字第 748 號解釋施行法”)并宣布實施。接著,她寫了一封信給祁家威,希望把這只簽署法案的筆送給他。祁家威拿到之后,決定拿來給予新人祝福。

蔡英文寫給祁家威的信(圖 / 臺灣同志咨詢熱線)

賴禾盈的父母見到祁家威,突然有些激動,他們拍了拍祁家威的肩,對他說了聲“真的很感謝你!”祁家威向他們微笑,接著把準備好的禮物,送給賴禾盈與呂宜玲。

賴禾盈與呂宜玲完成登記之后,拿了新的身份證,改口稱對方為“太太”。

緊接著,她們前往隔壁的公園。這里早已布置成喜氣洋洋的戶外派對,隨處可見囍字、鮮花、拱門、白紗、彩虹旗紅毯,以及婚姻平權大事記的大型看板,周圍也有一些販賣彩虹周邊商品的攤販。

由婚姻平權大平臺所舉辦的 “幸福起跑線” 婚禮派對現場(圖 / 陳莉雅)

流程全照安排的進行:一對對同性伴侶走過彩虹旗的紅毯;一個個來自各國的外賓與政治人物上臺致詞;一組組頒發賀禮與拍照。祁家威在臺上說,“我知道這一天對很多人來說,晚了十幾年,對我來說,晚了三十三年。”

當天,臺北市處于 30 度高溫,艷日當頭,不少對同志伴侶汗因為穿著正裝汗流浹背。

賴禾盈與呂宜玲坐在最后一排。她們說,之所以選在這一天登記,除了紀念意義,還有基于更務實的原因,“我們已經訂好六月要去南美洲蜜月旅行了,現在登記完,總算能正式向公司請婚假了。”

呂宜玲(左)與賴禾盈(右)剛完成結婚登記(圖 / 陳莉雅)

同婚專法正式實施,還是有人感到不安

不同于信義區戶政事務所,其他地區的戶政機關也有活動,但規模都不及信義區的大。相比之下,就如常許多。

下午兩點,位于大安森林公園附近的大安區戶政事務所,外面排著長長的隊伍。不過,這些排隊民眾并不是為了同婚,而是趕在五月底以前來報稅。他們當中,有些人知道這天是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日子,有些人完全不知道。

隊伍旁,有一對男同志剛剛辦完結婚登記,在門口與一群朋友拍攝合照。

他們是 Leo 與 Vincent,兩人已經交往四年,下午跟公司請假出來辦理結婚登記。在臺北的朋友圈都知道他們的同志身份,但南部老家的親友們完全不知道,更不用說登記結婚的消息,Vincent 表示家里對同志議題,依然不能接受。

除了和家人出柜是個問題,Leo 認為同婚法案的不確定性,也是個大問題,“ 5 月 17 日,我們也請假去立法院外等待法案,當時很怕過的不是這個版本。然后,想到明年臺灣又要選舉了,實在有點擔心會出現變數。所以第一天就來登記。”

類似的理由不只出現在一對同志伴侶當中。

近幾年,隨著婚姻平權的呼聲高漲,保守派也浮出水面,臺灣社會的對立氛圍往上升高。因法案的進展而出現的抹黑與沖突,更使得部分同志對法案產生即將失去的不安感。為了化解內心的焦慮,唯一能做的是,至少先確定法律上的關系。

Zelene(左)與 En(右)剛完成結婚登記(圖 / 陳莉雅)

大安區戶政事務所邱士榮秘書表示,原先預約登記的是 26 對同性伴侶,但到中午以前,實際登記的數量就已超過了。此外,他也補充這天是「宜嫁娶」的好日子,就連一般婚姻的數量也比平常多。

祁家威從信義區戶政事務所離開之后,下午也前往大安戶政事務所。那些現場才來登記的同性伴侶,一看到他就像是看到明星一般。有人相當激動,把結婚書約拿去給他簽名,并要求合照。

此時,一名中年婦女在旁看著同性婚姻的處理窗口,淡淡說了句:“我是排斥的。他們沒有想過父母怎么想。” 接著,她轉頭繼續等待叫號。

但除了這名婦女之外,現場的其余民眾,沒人有任何激動的反應,甚至連過問都很少。

大安區戶政事務所的志工依舊站在門口,請民眾耐心等候。她的手邊正好就放著“結婚登記”與“離婚登記”的說明手冊。里面內容尚未更新,還是異性戀婚姻的內容。

邱士榮說,由于上周五( 5 月 17 日)同婚法案才在立法院正式確認。直到合法化的前一天,戶政機關的同仁,都持續加班修改系統與表格。他們也收到通知,將開始對外宣導,無論異同都是“結婚”,并無差異。

左為異性戀結婚書約,右為同性婚姻結婚書約,兩者所依據的法源不同(圖 / 陳莉雅)

在此之前,這條路走了 30 多年

2017 年 5 月 24 日,當天下著大雨,近萬名的同志在立法院外等候釋憲結果。發起釋憲案的當事人,如今 61 歲的祁家威,則在憲法法庭上向大法官表示 “等這天已等了 41 年 6 個月又 24 天”。

接下來的兩年內,同婚合法化開始進入倒數,但具體該以何種形式的法案保障同性婚姻,卻成了臺灣社會最具爭議的話題之一。反同人士投入 9 億臺幣(約 1.9 億人民幣)對大眾進行宣傳,試圖通過公投的方式,影響法律的制定。

去年 11 月搭配臺灣的“九合一選舉”,反同方先是提出了愛家公投,要求以“專法”形式保障同性婚姻,挺同方則提出反制公投,要求修改《民法》保障同性婚姻。

由于雙方宣傳資源懸殊,以及反同方采用恐懼訴求的情況之下,公投結果出爐:765 萬公民投下反同方的“專法”提案。

開票當天,許多同志看著票數一路落后,流下眼淚。祁家威在開票現場要大家別沮喪:“表面上我們好像是大輸,但如果你把全臺灣同性戀人口的比例參考進去,我們根本是大贏,有這么多異性戀在支持著我們。”

臺灣的同志人權在釋憲案與公投期間,面臨光譜兩個極端的拉扯,經歷一場史無前例的打擊。

今年 2 月 21 日,臺灣“行政院” 發布《司法院釋字第 748 號解釋施行法》草案,內容保障了同性婚姻與《民法》并無太大差異。這項草案被外界視為同志友善的一項專法。

過沒多久,反同方 “下一代幸福聯盟” 等團體提出《公投第 12 案施行法》草案,由國民黨立委賴士葆代為提案;民進黨立委林岱樺則提出《司法院釋字第 748 號解釋暨公投第 12 案施行法》草案。賴士葆所提出的草案,甚至試圖更改同性結婚,改以“同性結合”等字眼。

5 月 17 日,這三個法案的草案,必須由立法院的委員進行最終表決,決定未來同志將采用哪一個法案。《彭博》商業周刊在表決之前報導稱:“推動同婚,蔡英文賭上的是政治生命。”

那一天,臺北市下著暴雨,四萬名民眾包圍立法院,一手拿著傘,一手舉著標牌,齊聲高喊:“我是同志!我是同志!我要結婚!我要結婚!”

表決結果出爐,由行政院提出的《司法院釋字第 748 號解釋施行法》獲得多數決。臺灣的同志得以在一周后,也就是 5 月 24 日,采用這條法案與伴侶“結婚”。

久等的同婚合法日,終于來了。

517 國際不再恐同日,四萬民眾在大雨中等待法案表決

2019 年 5 月 16 日,婚姻平權大平臺在粉絲專頁貼出這則公告:“同婚合法化前最后一次集結”。

現年 19 歲的張天藍(化名)在網上看到了公告,瞞著爸媽,向學校請了假,于隔天早上八點前往位于臺北市青島東路上的立法院外。

5 月 17 日早上九點,立法院開始針對不同法案進行表決,其中包含眾人所注目的同婚專法。這天也恰好是國際不再恐同日。

前一天晚上,“行政院長”蘇貞昌在 facebook 上貼文寫著:“請大家在明天歷史性的時刻投下關鍵的一票,讓臺灣的社會向前一步,歷史一定會記住你,” 同樣地,反同方也呼吁立委們不要把票投給行政院的版本。

這一天,臺北市下著雨,從早上八點開始,立法院附近的幾個地鐵站出口涌現人潮,他們全部走向立法院。

5 月 17 日一早,許多民眾開始集結在立法院外(圖 / 陳莉雅)

張天藍身穿白色 T-shirt、灰色短褲、頭戴白色棒球帽,右手綁著彩虹布條,左手拿著寫上 “表決不能輸” 的標牌,站在人群中。

與身旁成群結隊的民眾不同,張天藍是獨自一人來到現場,他站在距離舞臺前不遠的地方,無論現場雨有多大,他不曾離開現場一步。他緊盯著舞臺上的轉播熒幕,不時地隨著臺上主持人高喊口號,有時甚至激動落淚。他說自己在來之前,非常擔憂表決結果。

在去年公投的前兩個月,張天藍的家人非常疑惑,為何他如此關注公投議題,張天藍就順勢出柜。他表示,雖然家人當下接受了,但依然提醒張天藍保持低調,平常走在路上少配戴彩虹的配件。盡管張天藍知道家人出于好意,但說起這件事,他會順帶提起社會上的“反同勢力”,但同時又認為臺灣還不至于到這種危險的地步。

民眾手拿「表決不能輸」的抗議標牌(圖 / 婚姻平權大平臺)

過了兩小時,場內的幾名立法委員們,針對同婚專法發表言論;場外的主辦方則給前排民眾發放一人一只玫瑰花,為的是紀念 2000 年因陰柔氣質而被霸凌,最終在校園導致意外死亡的“玫瑰少年葉永鋕”。

當反同立委發表意見時,場外民眾會充滿憤怒且激動的情緒,大喊立委“別跳針”與“下臺”。

隨著表決時間接近,場外的民眾越聚越多,從八點的兩萬人一直到表決前的十一點,現場聚集超過四萬人。此時,張天藍已經全身被雨淋濕。

終于,"立法院長"蘇嘉全,針對行政院版本的法案,進行一分鐘表決,張天藍緊盯著大銀幕上的即時轉播。最終結果,贊成與反對為 68 比 27 。現場爆出一陣歡呼。

關鍵條文的表決結果出爐之后,知名同運人士祁家威淋雨跑上舞臺,手搖彩虹旗(圖 / 陳莉雅)

接著,法案開始進行逐條審查、辯論與表決,幾乎每一條都是友善同志的版本。張天藍松了一口氣。在雨中淋了 5 個小時之后,他決定先回家。

隨著結果出爐,社交媒體再度掀起一波彩虹浪潮,這在近兩年內已上演多次。與此同時,反同團體則表示明年的選舉將杯葛( boycott)這項法案。

隔天,張天藍來到位于臺灣大學附近,原晶晶書庫的咖啡店。他說自從在高中公民課認識了晶晶書庫之后,就一直想到這里 “朝圣”。

晶晶書庫是全臺灣第一家同志書店,成立于 1999 年 1 月 1 日。當時的臺灣社會風氣,依然相當保守,不要說同性婚姻合法化,就連談到同性戀都像是個禁忌,甚至報章雜志中,也常出現很多針對同志的錯誤言論。

書店門口的粉紅色招牌,以及落地窗前的大幅六色彩虹旗,都給附近的保守社區帶來不小沖擊。店長暨發言人楊平靖回憶,書店剛開幕的時候,“鄰居十個有九個是反對的”,附近教會的人甚至會把宣傳手冊放到書店信箱,試圖傳達 “矯正” 同性戀文化。

“我們書店使用大片的玻璃窗,就是想傳達同志現身(聲)的概念,讓人看見,我們就是同志。”楊平靖強調,店里的動線設計,是仿造“回”這個字設計,可以讓同志讀者來到書店就有回家的感覺。

成立 21 年的晶晶書庫,是全臺灣第一家以同志為主題的書店(圖 / 晶晶書庫粉絲專頁)

晶晶書庫的成立,搭上了 1990 年代民主運動以及社會運動的進展,那段期間不少同性戀組織相繼成立,例如 1998 年成立的“同志咨詢熱線”,提供專線供同性戀者咨詢并協助解決困難。

在同婚合法化以前,晶晶書庫見證太多的同志運動的變化,保守勢力從來沒有停止打壓。而這一次同志社群,有了暫時性的勝利,楊平靖反倒希望著眼于更遠的以后:“現在要談真正的平等還有很大一段距離,目前同婚法案很多細節還沒有確定,尤其是領養、代孕、借精生子,甚至是跨國同性婚姻。我們可能還有一段蠻長的路要走。”

一場名為同婚的喜宴

下午五點半,各地戶政事務所已經準備關閉。同志們轉往各地的藝文空間,聆聽有關同志主題的講座。

當天晚上,一場名為 “我們時代的同志群像” 的講座,辦在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。

現場來了將近一百位觀眾。談話人之一,同時也是發起婚姻平權公投的臺北市議員苗博雅與觀眾探討“婚姻的法律義務”。她強調過去同志社群沒有機會,深思熟慮這個議題,現在不得不面對了。

比起婚姻的義務,觀眾對于同婚法案的不確定性,以及社會中的反同勢力依然表達出更深的憂慮。苗博雅回應 “同婚不是終點”。同婚專法的實施期間,正好是孕育社會平等土壤的好時機。期間,必須努力與保守派溝通,才有機會爭取更多的權利。

從 5 月 24 日開始的周末,臺北市各地都有與同志有關的講座與活動,從法律到文化層面的議題全面涵蓋。

周六晚上,臺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(下稱“伴侶盟”)甚至在“總統府”前的凱達格蘭大道上舉辦 “2019 凱道同婚宴” ,席開 160 桌,邀請 1600 名同志參與喜宴。

伴侶盟在總統府前面舉辦大型喜宴活動(圖 / 伴侶盟粉絲專頁)

接連三天,全臺灣仿佛舉辦一場名為同婚的嘉年華一般。

婚姻平權大平臺的總召呂欣潔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,許多 LGBT 人士即便還沒打算結婚,也會有被接納的感覺。

盡管社交網絡上一片慶祝,不少同志歷經激情后,逐漸恢復冷靜,并開始思考一個過去沒機會思考的問題——是否真的要急著步入婚姻,承擔一連串的法律義務?婚姻對于兩人的關系意味著什么?

而對于同運人士來說,包含祁家威與這一天登記的所有同性伴侶。這條抗爭之路還沒完全結束,恰恰相反的是,這只是個起點。

伴侶盟創始人許秀雯表示,待公投的兩年效力失效之后,下一步,同志會繼續爭取同性婚姻寫入《民法》以及更多的實質權益,達到真正平等的社會。


題圖來自婚姻平權大平臺、unsplash

喜歡這篇文章?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,每天看點不一樣的。

尤文图斯vs马德里竞技次回合 黑龙江时时时间表 博士网上娱乐 北京pk10走势规律教程 pk10人工1期计划在线 德胜娱乐三分彩 内部人员揭秘网赌控制结果 北京pk赛车10开奖纪录 众想娱乐app 重庆时时必中计划 幸运28猜大小单双技巧 赛车北京pk10官网冷热 亿彩登陆